来自 金誉彩票APP 2018-06-14 16:00 的文章

他们终于穿过了防空洞的入口,进入到里面

 于是在第六基地的任务完成了之后,四人一兽踏上了前往安然和安苗的族地,安家村的旅程。这个地方离第六基地70公里左右,在洪家村和李家村的后面,是一个大族聚集地,一直都是远近村寨羡慕和向往的村落。

    此时安家村里,碎尸遍地,丧尸横行,整座安家村,都透着一股恐怖的气息。

    安家村的地下防空洞里,几十多个老老少少一个个都面黄肌瘦地或躺或坐。

    “爷爷!爷爷!”一个小男孩哭泣着摇动着身边这个出气比进气少的老人。他勉强转动着眼球,看着男孩,嘴唇蠕动了两下,到底还是没有说出什么,眼神也彻底失去了光亮。

    男孩的眼中早已流不出眼泪,只能抱着爷爷的尸体哭号着。其他人只能怜悯地看着他,却也提供不了任何的帮助,大家都饿得没有力气了,连安慰的力气也没有。

    在末世之初,世界异变,安家村自然也无法例外,本就多老弱妇孺的安家村,将近有3分之一的人前后变成了丧尸,安家村凭借着坚强的防御和齐聚的人心,迅速消灭了族中的丧尸,族长预感到了事件的恶劣性,带领大家收集物资和粮食,聚集在一起,所有男丁组织加强防御,女人则负责后勤。没两天,附近的村民也都带着物资前来投靠,大家聚集在一起,倒也齐心协力。不久,他们发现有大批丧尸围在他们外面,便每天组织人员去杀丧尸,大家合作分工,每个人都有事做。后来,投靠的人越来越多,他们不得不减少食物分配,并每天出去寻找食物。然而分歧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。

    安家村的男人主力不多,末世后也只有几个异能者而已,而后来的那些人,却有不少成了异能者。随着异能等阶的差距出现,安家村的人虽然占了地利和人和,却依旧渐渐失去了话语权。那些投靠他们的人们,也开始抱怨食物不够充足,房间不够宽敞,安家村的人自己不去寻找物资,专门让外面的人去等等。那个时候,安家村几个在政府和军队中有势力的人传消息回来,要带安家村的人去基地生活,其他村的人自然也可以一起去,只是因为人数众多,所以只能分批而去。安家村的族人先走,矛盾因此产生,也越来越大,其他村的人本着凭什么你们要比我们先走,我们却要留在这里面对丧尸的嫉妒心理,最终爆发了几场争斗,当时场面一片混乱,被镇压之后,有些人的心理便更加偏激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因为这里人数众多,达到有七百多人,可战斗力却不多,引发了大量的丧尸前来围攻,那些人居然悄悄放开了后门,将丧尸引进了安家村族人的地方,很多的安家村族人都在睡梦中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而失去了生命。这场战斗结束之后,安家村剩下的只有十几个人,在愤恨之中,被那些人赶出了安家村。

    再后来,安家村自己引进了一个祸根。一队幸存者,到安家村寻找物资的,本来也没有必要进到安家村的防御圈里,却遭遇了大量的丧尸鼠围攻,安家村的众人帮忙一起消灭,他们也知道丧尸鼠实在是一个心头大患。战斗结束之后,这队幸存者便被请进了防御圈。

    只是,请神容易送神难,这些看起来实力强大,道貌岸然的人,一进了村子,便换了一副样子,不但要求大吃大喝,还盯着村子里的女人不放。此时他们想要赶走他们,已经晚了,那些人当即杀了几个领头的人,剩下的人没了主心骨,只能屈服于这些人的淫威之下,从此,便过上了水深火热的生活。

    那些人成了大爷,安家村的人成了奴隶,不但伺候着提供食物,还要提供女人,安家村的人受不了,便发起了几场反抗,最终都被镇压了,安家村里死了百来人,那些人也死了几个。

    后来,安家村里的食物越来越少,那些人便想着转移阵地了,可是住在安家村的人怎么甘心这一群人享受完了就拍拍屁股走人,留下他们在这里等死。那一晚,他们又从外面引进来一大群的丧尸,进了那些人居住的院子,此时,丧尸的进化已经到了3级左右,安家村的人根本无力抵抗这一大群的丧尸。于是,安家村死伤无数,那些人也敌不过庞大的丧尸群,霸占了安家村地方的人们更是抵挡不住,引路的几个人,也早料到了自己的结局,他们是玉石俱焚。

    最后剩下的人都是老弱病残中还算是聪明的,躲进了防空洞里,那里还有少量的食物,只是,他们也再也没有出去的希望了,年轻的力量都在与丧尸的战役之中损失殆尽,这些老少们终究为了年轻人的错误付出了自己的代价。

    安然和安苗也是第一次回到族里,若不是看见路口的指示牌,他们根本找不到族人的所在地,然而,入眼所见的,只有随意堆放的死尸山体,安家村的防御分为两道,外圈一道,内圈一道,他们一路上除了丧尸尸体,看见的也只有不断徘徊吼叫的丧尸而已。

    “是叔公。”安苗扯了扯安然,示意她看一个丧尸老人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会是腹部重伤?”这个丧尸老人的肚子被戳了一个洞,看来是死后变成了丧尸。

    是内乱?还是外敌?安苗和安然两人的心头蒙上了沉重的阴影。

    因为认识的族人实在不多,安然和安苗也无法确定,那些丧尸和尸体,到底是安家人还是其他人,认识的也只有那个叔公而已。他们杀了入眼所见的所有丧尸,大概因为这里远离城市,所以丧尸的等阶不算高,只有几个3阶丧尸而已,所以大家对付地很轻松。

    进入内圈,丧尸和尸体愈发地多了,不管是男女老幼还是青壮年,横尸遍地,有的堆积在一个院子里,有的就那样横在路上。一大群的丧尸正聚集在一座门前,领头的3阶变异丧尸正举着一块大石,狠狠地撞击着摇摇欲坠的大门。就在几人的眼前,那门被撞开了,丧尸们欢呼着冲了进去,里面立刻传来男女老幼的惨叫之声。

    安然和安苗急匆匆地冲了过去,然而,大批丧尸的阻挡,根本让他们一时冲不进去。茗薇直接放了大招,将这个院子里的所有东西化为了齑粉,不管是院子还是围墙。安然和安苗2人砍杀了眼前的几个丧尸便向门口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一耽搁,里面起码冲进了有30多个丧尸,可是防空洞入口狭小,他们只能慢慢前进,有丧尸注意到他们,不断向他们反冲过来。里面的惨叫声越来越少,传来的只有丧尸兴奋的喘息,安然和安苗2人也越来越绝望。

    他们终于穿过了防空洞的入口,进入到里面,三十多只丧尸正围着二十几个人撕咬着,剩下的只有几个人,都在拼命往角落里躲着。看到4人进来,绝望的脸上又升起了希望,大喊着救命。

    四人很快干掉了那一大群的丧尸,对于异能者来说,这些低阶丧尸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危险度,可是对于防空洞里那群只会躲避的人来说,却是很危险的敌人。

    见丧尸都被杀死了,剩下的人都不由地瘫软痛哭起来,那些被咬的,则都陷入了绝望的死寂之中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安家村的人?”安然上前问道,从进村开始,她就不停地搜索着自己父母的身影,却怎么也没有搜到,父母大概不是已经死了,就是在哪个基地里求生,或者,在他们没有注意的哪个角落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是前面李家村的。”良久,一个中年女人回答到,她的眼神满